長安城的永寧門與明代城牆

大西安市地區目前是結合了臨近幾大縣市區而形成一個大都會城,觀其城市整體規劃方向,就是朝著國際化大都會的方向上前進著,這一大方向上的城市拓建需要,讓大西安市將來的城市面積與原長安城本來的城市面積產生了很大的需求量差距。  而作為目前中國各省內比較下,相對最完整的一個城牆來說,這個明代建築的城牆變成了一顆碩果僅存的時光膠囊。  西安市能在這件大文物上作出的讓步與保存規劃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決策。  讓它並沒有像北京城的大城牆一般,步入最終被拆除的命運。  可以讓我們在今天還能親眼看到古代遺跡,真是一件對後世人們的恩賜。

根據歷史記載,這個古城牆自漢朝起原本建築只是土牆,再經過每個朝代的拓建,直至明代為止。  成為我們現在可以看到的版本。  而透過如今的這個版本,我們可以站在城垛子上遙想兩千年前的秦漢風光,這真正的替城市增添了無可計量的歷史文化光環,讓本來平平無奇的一個西北偏內陸的黃土地面,變成一個具有千年底藴的古老城市。

Advertisements

今日點歌

點歌給自己聽,好久沒有在自己網頁上貼歌曲,今天點一首老歌。

唄:玉置浩二

曲名:恋の予感

 詞:井上陽水

為何 為何 妳想變得美麗
為何人人也不去凝視那雙眼睛
夜只有令 妳放縱地起舞
只有戀之預感走過去

為何 為何妳不說喜歡我
傳不到的心聲 在夜空中任意飄流
風是反覆無常的 只有令妳更迷惑
只有戀之預感走過去

等待誰也好 如何等待也好
妳在今夜也是如此

只有在星夜之中徬徨地流 浪
只有讓人看著夢的廷續
風是反覆無常的 只有令妳更迷惑
只有戀之預感走過去

戀之預感

最喜歡的一段:  傳不到的心聲,在夜空中任意漂流。

西安自由行

今年底去了一趟西安,傳說中的十三朝古都。  雖然古都擁有了新風貌,但是還是有許多可以看的東西。  儘管這次去西安主要還是陪老人家們出門逛逛,但是還是有機會探探西安如今的風貌。

整體的感覺還是不錯的,可是空氣中那股燒煤味道以及灰溜溜的霧霾仿佛是永遠去不掉的詛咒一樣。  由下飛機的那一刻起,一直到走的時候都籠罩在我們一行人的頭頂上。  這讓本次旅程有了美中不足處。  我們一行人都對西安空氣過敏了。

太多的不足處就不多談。  但是我想先放兩張照片上來擋著日期先,免得拖太久之後,日期都不好處理了。

 

 

上面兩張照片,首先是第一張  惠果師 與 空海師 蓮座留影,第二張是 青龍寺 門口留影,這兩張大概就足以代表了本趟旅程中大致所見的風景了。

西安雖然是個古都,她在快速的奔向現代化當中的同時,所有一切看起來陳舊的東西,都用光速一般的步調在被推倒清除並重新建設當中。  所以,大致上留下來可以讓我們看到的所謂古代遺跡,都是重新建造在考古遺址之上的新建築物。  又或者是某大王某大公某將軍的墳墓,話說西安四周大型古墓真是不少,考古隊基本上與挖墳工作隊並沒有太大的差異。  自由行的頭幾天,經歷了幾個超大型墳墓的洗禮之後,我覺得身上陰氣已經足夠了。  果然,臨走的時候還是躲不了的小感冒了一下。  咳嗽拖到回了紐約才回復過來。

我很有興致的游走於這個古典又新潮的城市當中,其實私心底下還滿喜歡這個地方,她刻意的把許多現代化的設施都用了古典風格來裝扮與打理她的城市風貌,這讓人有種穿越時光的趣味感。在城市的每個公共設施的角落裡都有濃濃的古典味道。

接下來我將會在有空的時間裡面,慢慢處理下這趟拍下來的照片。  當然只是數位相機拍的那些,至於用底片拍的照片,恐怕得等待更久之後才有可能輪到處理這趟所拍攝的底片了。  不過也不可惜,因為總共也沒拍幾張。  旅途中需要照看老人家,也不太有時間讓自己放鬆心情的拍照。

等過後逐一處理的照片就會隨手貼上來,寫寫旅途中的一些感想,吐槽抱怨等等。

 

以上。。。

 

太極拳隨筆

本文原本登在內家拳論壇,現在貼在此處留為底稿。  兩千零十六年春

緣由

前次寫了一些文字用來回Vincent兄的帖子,隨後看了看還覺著有點意猶未盡的感覺,所以就在空餘時間醞釀了這麼一篇東西出來,本著管殺不管埋的理念,這篇文字裡面充滿了沒有確切答案的東西,也其實就是拋出一堆題目和問題來。  然後理所當然的想說,反正就是個坑,至於大家怎麼埋這個坑,那就看每個人對此中的想法與感覺如何。  所以基本上這是一篇問問題的文字,不用懷疑。

於我來說,我很欣羨Vincent兄對於發問的能力,每每發覺Vincent兄對問題的掌控能力是如此地犀利,這就是一種我不太具備的能力,所以我也經常參與討論Vincent兄所貼的帖子,在討論中學習一些原本自己不擅長的東西,然而自學習太極拳到目前為止,自是累積了很多的疑問,卻因為不能夠好好的組織成一個有邏輯有系統的問題來,為此而困擾著。  加入此討論區的前提當然是想在此處碰碰看能否遇上可以解答的人,期待可以有所解惑。  因此在一邊參與其他人的題目討論的過程當中,也一邊同時尋找相對有趣的問題來聊聊,在聊天當中去尋找自己問題的答案。

上次Vincent兄問的問題是:古籍云:『以心行氣 以氣馭身』;又云:『意在精神 不在氣 在氣則滯』。

後來,我在網路上搜尋了一段文字,用來作個開場白,這段文字,其實在某層次上,頗有能夠銜接上面這個問題的韻味,所以就拿它出來開個路。  (篇中引用的古文可以從網路上找到詳細版本,請有興趣的朋友自行搜尋,本於少寫字的原則,不另備註。)
王問越女劍術

女曰: 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門戶,亦有陰陽。開門閉戶,陰衰陽興。凡手戰之道,內實精神,外示安儀。見之似好婦,奪之似懼虎。布形候氣,與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騰兔,追形逐影,光若彷彿,呼吸往來,不及法禁,縱橫逆順,直復不聞。斯道者,一人當百,百人當萬。王欲試之,其驗即見。

上面這段文字是兩千五百年前左右,春秋時代,越王勾踐的史記,越絕書中所記載的一段文字。
文字中所講的內容,有部份學者認為,這可以算是最早有文字形式記載的武術的密訣,

文中所說的,有『門戶』,有『陰陽』,有『開閉』,這聽起來多像太極拳呀?!
文中又說:  『內實精神,外示安儀』,看吧!這不是擺明說太極嗎?  太極拳練起來,就得內實精神,外示安儀,舒正安身,神清氣爽的鍛鍊,不是嗎?
文中還說:  『見之似好婦,奪之似懼虎。』,這完全就是說太極拳了好嗎?
文中重點提到說:  『布形候氣,與神俱往。』,很玄幻,對吧!
三種型態

好,時間回到現代,上面所說的文字當中,重點的點出三件事,一形,二氣,三神。

門戶,這是武術古典用語,攻防主要就是一個門戶問題,開門,閉戶,衍伸出來許多攻防招式,這是古典名詞的用法,放在現代說法就是,打開對手的防守線,進入對手的攻擊領域,奪取對手的位置,令對手失去攻擊位置的同時對手也就失去攻擊標的,讓該次攻擊動作變成了一次無效攻擊,與此同時如果對手還失去了防守的位置,那對手就會連防守都作不到,因此造成攻防互換的空門出現。   因此,開門閉戶,就是一種攻防之道,也是一種形。  屬於身體結構上的形,形狀與招式的構造。  自身的形與對手的形,還有兩廂攻防的同時形與形之間的互補狀態,兩形鑲嵌合的整體形,等等。 「形」有萬千,總而言之,「形」這個標題很大。

第二  氣。   「氣」這個標題彷彿更大,因為我們似乎不太能夠定義它。  各家講法不統一,所以,氣的說法更是有如筋斗云一翻十萬八千里遠,可以說是百家齊放,各有各精彩。  不過「氣」的說法,在兩千五百年前,其實是滿樸素的一種概念。 它泛指著一種看不見的能量而言。  氣化的說法,廣泛指類似蒸汽的概念,也就是一種有作工產生,但無法用眼睛看到的力量而言。   說能量,這有點太過看得起古人對現代物理的理解層次。 所以只是說力量,因為畢竟這篇『越女劍術』是武術相關的對答文字,文中所說的越女,肯定是武術上的大師,所以越女她對於「氣」的理解概括應該不會超出於某種「無形力量」這類的定義範疇。

第三  神。  「神」這裡應該是指大眾普遍認知的「精神」,又或者是種可以構造某種「精神體」的條件。  比如說,越女劍術文中說的『見之如好婦』,這是說外表看起來像是個淑女一樣的安靜,甚至有點脆弱的感覺。  這種可以讓人看起來毫無殺傷力的,甚至有欺敵作用的假象,感覺弱不經風似的外型,讓你很難不去稱讚演出者所表演出來的犀利技巧,一種非常欺敵的氣質外型精神面貌,而眾所周知,想要當一個合格的演員,最重要的就是進入那個角色的「精神」,如此一來,也就等於是說我們人的精神體,是一種可以被構造的東西,可以被創建,可以構造,可以進入,然後模擬成形,而最終成為一種可以被觀察到的外在條件,可以被人看見,甚至觸摸得到,不再只是一種飄渺的精神面貌。  這是「神」的表現。  它同時也是一種戰鬥意識的表現。  諸如此類的精神面貌的模擬技能,可以有很多很多類型,也經常被現代的人們所運用在種種現實的工作當中,也都表現出相當出色的功能性。

其實在這個題目中的「神」還可以更玄幻的推向,元神,神識,等等。  因為武術當中所具備的精神條件,還有很多不同的層次與類型,所以「神」這個問題可以再往深處引導,更進一步的去討論。  不過其實有沒有必要把坑無限挖大,這也是看大家的興致了。

上面簡略的統說三個大類。  也是總結了當初Vincent所提的問題當中的一些要素,現在我們又把主題掰回到這個問題上來,我們練習太極拳,是怎麼練呢?   話說,太極拳是一種內家拳法。  似乎,內家拳法就是一種好似巫術ㄧ般的東西,可以柔弱如處女,然後又同時一掌把大漢給輕鬆推出去。  首先的大問題就是這種好像巫術的太極拳,是如何練出來的呢?
探索練習的方法有分類

根據上面的三種類型的大致分析,從中我們看到的練習方法簡略成三種方向:  一「形練」,二「氣練」,三「神練」。

「形練」,這一派是目前市面上最普遍的一種,講究招式,講究身體結構,講究招式的定勢架子,講究打法,講究練法,講究實戰,講究能打,講究一切「形」的練習方法,以及可以給與自己提升實力強大實戰的各種可能辦法,比如練勁的功法,或者內力的練習,等等。  這種練習方法的問題在於它讓太極拳無限接近一般長拳類別的練習模式,因此也容易轉入類似長拳的打法,而缺少了太極拳的原本應有的核心技巧。

「氣練」,這一派是常見的氣功派,說氣功派也許是有點偏頗,但是就整體而言,從練法上來看氣功派是因為它講究氣功的效果,與氣功輔助的功能,或者氣功能夠做出超凡打擊能力,所以暫時命名為氣功派來方便論說。  氣功派的練習模式,講究經脈,講究氣穴,講究行功內運。  練習過程中追求氣感,以及與經脈連通的氣脈運行,種種身體上的覺受以及這些覺受所帶來的附加功能。  氣功派也同時偏向身體健康以及養生的練法,多於實戰的打法。  實戰上的範例有類似於氣功派的這種氣功站樁練法而又在實戰上比較出名的有「意拳」、「大成拳」的範例為標準。  練習模式主要由站樁導引進一步連通氣脈用來造成內力爭反,然後讓內壓緊繃起來有如彈簧一般,以此用來發出內勁打人。 更有一類超人模式,隔空打人的氣功表演類別,這就不用多說明了,這類別應該大家都很清楚。  這種練習模式比較受人詬病的地方往往就是質疑他的實戰功能性,到底可以做到多少如氣功所說的那般神奇功能。

「神練」,這是比較少見的一種,但是也偶爾有聽人說到,但是整體而言,比較玄幻,也考慮到這個坑會不會太大了,所以這個部份的話題暫時節約省略,以縮小本篇文字的範圍為原則。但是,從總綱領而言「內家心法」它一定是跳不過「精神類別」這個大前提的,它如何能被稱作內家拳,也就是因為它大量使用「精神意志」的能力來帶領身體動作的前提下,所產生的特殊效果而言,也因為這個精神的制約動作的運動模式﹝比如講究放鬆﹞在整體練工的比例上大幅超過讓肌肉產生爆發力的鍛鍊模式,所以它才稱之為「內家」,這是與「外家」以採用肉體操練體能的練法用來產生爆發力的運動模式作為區別。  所以我們當然也就不可缺少的會一再提到它。  也因此我們只是先提出這個類別,卻又不去深入討論它,讓我們等待其他有興趣的同學們去深入發掘。

在這裡將太極拳的練習方法做簡單的三種類型的分類,其目的在於用來檢查與審視自我練習的方法可否能與想像中的假定目標連結對等起來,且不管大家各自在家裡是用哪種練法,又或者是三種都互相交叉著練,又或者是某練法比例多些,某練法比例少些,在我看來這三種型態把林林種種的練太極拳方式,都括約在其中了。  甚至可以大膽的說一句,市面上能看到的能聽見的各家各派的練習方式,不外乎如此。

只要吸一口氣,不外是氣,形,神,一個拳架勢打出去,又肯定有,形,神,氣。
內藴精神,外練骨架,操弄升降呼吸,內運,外動,所有的都盡在此中。

然則運用這些不同型態的方法所達到的目的是否如你所想像的那般理所當然的呢?
因此,在這篇文字當中我們大膽的將所有的練習方法分成三大類型來統籌,然後分門別類的來集成問題本身的系統然後才能夠將問題所連結的答案歸納入系統內。  簡單的分類方式可以讓類別的鑑定與歸納容易一些,雖然這樣會變得比較不科學,不過容易理解容易檢驗容易分類鑑定,這樣會有助於讓這種非正統體系的簡易性與普遍性。

形練的入手

寫到此,讓我想起一件事,其實我最遺憾的是上次皇福兄提出來的內工經那帖,最後討論方向我不甚喜歡,所以也就放棄在追著寫下去。  說得太遠了,很容易就掰不回來。  所以我在此處又想把一些很被人詬病的題目,重複一下,然後看看會怎樣子展開。   我相信,慢慢的同學們都會掌握住某些古典名詞,慢慢的這些古典名詞的定義也會清晰化,慢慢的這些溝通的障礙會一點一點的消除。  因為你會知道我在說什麼,我也明白你在講啥。  所以最後慢慢的,說的東西就比較能夠 Make Sense。

練太極拳的內容上,從形來入手來說,用宗佑兄的帖當作例子來講,比如柔道中所採用的拌子,大內刈,大外刈,小內刈,等等。  以及諸如合氣道所採用的逆返提摔手法,這些都是練形的好例子。  再更深入講究一些的時候,就會略及中國跤術,還有跌法,而手法上更不能夠省略的大小擒拿﹝筋撕纏﹞,更進一步的打穴術,分筋、錯骨、點段、閉氣,等等。  踢與打在太極拳內部是一件讓很多人意見分歧的衝突點,部分人比較推摔、跌與擒拿,部分人比較推踢、打、跌與打穴。  愚見以為踢打這方面的東西是可以練起來放著不用,等到需要用的時刻才拿出來就可以。

站在實戰的角度來說說,如果預演型的實戰練習中缺少踢打這一環是很吃虧的一件事,顯然這樣的訓練課程容易造成的問題是別人都用踢打而你不會用,在實戰中因為自身的戰鬥條件不具足的時候就肯定要吃虧。  但是話說回頭了,踢打這是長拳類最擅長的技巧,如果踢打用得多了,那這樣的太極拳又練成了無限接近長拳類的技巧。  所以為了讓太極拳更像太極拳,我們增加學習可以讓我們更節省自身力氣的技巧與方法而終究採用了摔、跌模式來代替踢、打模式。  而如此一來在面對踢打型的對手時,我們在實戰當中預先設計了圈套模式用來限制住對手所伸展出來的四肢,而進一步的因為對手的四肢受到限制的同時,對手的身體就敞開了大門邀請我們進攻。  如此一來踢打型的對手就會被沾黏型的對手給侷限起來。  這也就是為什麼籠戰的踢打型選手,很多都栽在柔術纏繞型選手的綑綁攻擊之下,原因就是出在當手腳四肢被纏繞的時候,踢打型選手的攻擊武器就很容易的失去了它們應該發揮的效果。  柔術的纏繞同時當然亦可施展更狠辣的手法,比如纏繞的同時分筋錯骨等等,這些關節技巧,用來讓對手的肢節脫臼或者筋肉麻軟。  這種纏繞術的綑綁方式與太極拳所採用的擒拿打穴或者摔跌等術主要差距會出現在地板術(寢技)上,大抵太極拳既使不去踢打的同時如何究極的終止一場戰鬥也就是說如何讓敵人失去戰鬥能力並且停止活動這個問題除非殺死對手以外最終還是得剩下軟倒,閉氣,暈闕或是脫臼,斷肢,失去行動能力等,幾項選擇。  簡潔的說,最終手段就是分筋,錯骨,麻軟,暈厥,所以太極拳不做寢技的原因在於它的拳術設計是盡可能的保護自己不在地板上纏繞戰鬥的站立型的戰鬥技巧,而不是單對單式的纏繞在地板上,適用於逮捕犯人的地板型戰鬥,而相反過來的是,盡可能的在一下接觸中讓對手躺平不再起來的毒蠍式戰鬥模式。  若由結果來推斷原因的話,那麼說起太極拳的殺手鐧可能就是一把手上或是腳上能致敵昏厥倒地的功夫(事實上若太極拳只是如此,卻又與其他家的拳術沒有什麼不同了)。

又若非有此類型的功夫,想要單單靠著摔跌卻是無法期待對手願意場場和平收手吧!?   另外也有人說過不輸就算贏半邊,那也可以說若能保持對手無處下手,也就會有如老鼠拉龜一樣,當烏龜手腳頭尾都縮進龜殼的時候,老鼠就無處下手,那麼只要化解對手攻擊得法,對手在無數次攻擊無效之後,自然也就會放棄攻擊。  可惜這類的和平收場只能夠期待對手自己能夠知難而退,又或者是反過來,在自己輸了要期待對手能手下留情而不會痛下殺手,這樣子的樂觀心態之下,只能夠遺憾的說,這可能有點不太切於實際。

在大環境的推廣上,我個人不太建議去推廣太極拳的踢打,原因是踢打類別的技巧應該是被藏起來的東西,而不是放在光明下面檢討的東西,比如擺蓮腿、分腳、蹬一跟、跌岔、雀地龍等等太極拳的腿法以及砲捶類的打法,這些東西的用法多數都應該把它們好好隱藏,當成是絕招一般的來藏起來用才好。  表現於外在的柔弱自然,則是太極拳應有的一個面相,把上善若水的勢能演繹表達出來,讓身心氣勢都調整到如水一般,安靜的時候如處子,暴力的時候若狂獅。

當然實戰需要同時具備技擊原理與技巧的熟練,這兩者配合起來才能發揮太極拳最大功能。  也因為太極拳是內家拳的同時它的技擊理論相對比其他拳種要多得多許多技巧的細節需要相當透徹的理解要不然按貓畫虎的硬抄硬套招式恐怕會讓太極拳失去它原本應有的巧妙。 而太極拳技擊技巧的鍛鍊,一般都是放在推手當中來磨練出來。  這也是普遍太極拳練習者都會相當重視推手訓練的原因,可是單論推手這一活動項目上,現實中就有許多不同的觀點與分歧的意見而造成每家每派的推手訓練模式的不同。  唯一可以算是統一的規範是,推手過程中主要基礎原則是不打不踢。  同時也因為不打、不踢的原則下,讓推手中可施展的太極拳招數減少到剩下了摔跌與擒拿。  這當中的好處自然是讓推手過程相對安全許多,而同時讓眾多技擊愛好者詬病的,也是因為不打不踢而造成了太極拳實戰性能上的疑慮。

形與形兩符相契之間的鍛鍊 ─── 閒話推手

推手訓練是太極拳實戰的一個預熱鍛鍊,它同時也是一種很實用的鍛鍊方法。  在我們論壇中的部分人,對於推手訓練並不是很認同,原因出於推手訓練的規則,無論是定步推手,還是活步推手,基本上它都還是推手鍛鍊的一種,而推手的鍛鍊重點就是在一個「推」字上頭。  恰恰就是這點讓一些同學對此很不能適應的認為推手的訓練在實戰運用上並沒有明顯的幫助。  就此前提下我想說說推手這件事,推手在初期的練習者學習訓練上,多數採用定步推手,不論是單推還是雙推,規定兩個推手的同學在推手過程中腳步不能改變位置為準則,被推開的人就是負,還站在原處的是勝。  這是簡單的定步推手規範,當然推手的基礎是「推」,所以過程中推手的雙方不能夠出手打人或是抬腳踢人。  因此諸多練習推手的同學,以及喜歡用推手來鑑定太極拳練習者的功力高下的同學們,就多數會採用這種相對很優雅的比賽方式來做印證。  對於此我很認同的一點的是,我想一般正常人都不會想要在簡單的跟人友誼交流之後,還帶個熊貓眼回家當紀念品吧!  所以可以同意的說,推手運動如果把它當成是一種比賽的話,那麼它還真的是不具有實戰意義。

不過有誰人說規則就是不能打破的呢?  一般定步推手是為了讓初學者熟悉沾黏的訓練方法,但是一但把規則拿掉之後,只剩下沾黏是主體,而沒有了其他規定之後的推手活動就變得踢、打、摔、拿,樣樣都可以進到推手運動來。  只要你不脫離開對手,或者讓對手脫離不開你,如此操作都是在推手的大範圍底下施展開來的活動,而這種沾黏的活動,就是太極拳的核心精華之一,也是標誌性的一個準則。  正是因為太極拳的運動是一種黏打而非離打,因此才有了推手這種鍛鍊方法,用來大量的訓練同學們推手沾黏聽勁的經驗,還有太極拳施放勁力的技巧,與鍛鍊學習者憑手上的感覺來聽到、感覺到對手的動作來去與用力的重心,不是單純的用眼睛來判斷對手動作而做反應攻擊、等種種技擊技巧,以及在太極拳中堪稱細緻的武術技巧「引進落空」,這些太極拳的核心精華,全都是在推手活動當中慢慢琢磨鍛鍊而成。  我們甚至可以簡單的概括而言,沒有推手訓練是鍛練不出太極拳來。  也因此可以理解到太極拳是一種兩個人的武術,當一個人單獨練習太極拳時,它就只能夠停留在練習拳架健身的階段,而無法晉級到實用技擊的階段。

又從一個素人的角度來看推手這個運動,我們會觀察到的是兩個人或站著,或者前進後退的推來推去,這個外表看起來有點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活動。  這時候可以從表象上看到兩個人之間,當敵手推進來時,我手就會收縮,用來化解敵手上推進的力量。  當敵手上推進力量已經到了末端終了盡頭時,我手開始出發進擊,向敵身體方向推進。  如此你來我往,你長我短,你進我退,兩個人有如一塊拼圖一樣,身體交錯連成一個整體,而拆開來時,就瞬時失去了太極拳推手的內涵。  一定得需要在兩兩相契相符合的狀態下,才能夠完成一個推手的活動,毫不誇張的形容,這讓整個推手活動看起來有點像是在跳探戈一樣的感覺。

在這種形與形之間互相契合的動作中,其實就是一種崁形補位的概念,先觀察敵手的身形,哪裡有缺口,我們就把它補上去填滿。  如此一來佔據了敵手的位置之後,就可以進一步的把敵手給擠出去原來的位置。  假設敵手在原來的位置上已經有了先手攻擊的優勢,那此時我將敵手擠出原位時,就會把敵手原來的攻擊優勢給破壞。  因此補位的動作,是一種後發而先至的武術原則,它甚為符合太極拳的核心技擊技巧的方法。
太極拳為什麼後發先至

前面提到了崁形補位的概念,這種模式很容易就能夠理解。  基本上就是一個如水銀瀉地,有洞就鑽的模式,只要在不被敵手打到的前提下,盡可能的發揮出貼身近敵時距離夠短的優勢。  讓敵手無法在短距離之間產生足夠的動能用來打擊自身,如此一來沾黏住敵手的狀態下不斷的尋找崁入的契機,待得有了空隙出現,則應聲崁入其中,用自己的身形補入空位,將對手擠開來。  這種等待對手的形狀產生空間位置之後,同時發動補位又同時先敵手半步到達攻擊位置的貼身攻擊技巧,就是太極拳中後發而先至的一個原因。  而另外一半的原因然就是因為貼身黏打時利用聽勁的方法預知敵手的動向,自然可以預先在敵手後方布置先手的緣故。

綜合了其他幾個太極拳主要條件因素之下,太極拳的拳理被定位在一種被動性較強的拳種。  它的常態發揮狀況,多數是敵先手動作然後給予敵手足夠的時間運動之後自身累積了相當的動能,才利用敵手的動能與慣性力來產生反作用力的施放,也就是推手中可以先化蓄而後轉發的運動過程,充分體現太極拳的靈活貼身沾黏化蓄被動反擊的技擊特長。
練氣與煉神的差異

在初期階段當中的氣煉與神煉,它們兩者間有很明顯的相似之處,原因來自於初期練氣功的模式與部分丹道的初期煉工模式是有互通之處。  目前市面上流行的丹道多是全真教下白雲觀所流傳下來的北派金丹道術,至於南派的丹道與西派的丹道,目前市面上大概不多人流傳,所以也不太多見。  北派丹道學主要是煉神為宗旨,所為一切丹功操練皆是以開通元神為目的而做的入手準備工作,為了可以令神識獨立於天地間,而開發出來的丹功。  相對比於氣功來說,若是只求身體健康目的所操作氣功而言,當然就不需會要去操作太多有關於神識或者元神這類範疇的煉工方法。  而只是在操練身體血絡經脈,來讓氣血循環順暢甚至讓臟器通過內運氣血的操作而返老回春,讓青春永葆身體健康,氣血飽滿充實,這已經是氣功最高段的表現了。  氣功的最終目的與開動元神祭煉神識的丹道術相對比來說,可以算是一個天南、一個地北,終究不是同一路線的兩回事。

所有氣功在原始設計上本來就是為了身體健康而出發,其發展出來的學問,自然是本於身體發育、成長、老化以及自身臟腑循環,與免疫能力等等,與肉體上相關路線而展開來的學問。  至於煉丹道功夫的走法就不是完全為了身體健康而設計的功夫,因此它就不一定是能夠讓身體走向健康的一條道路,相對比於練身體健康的氣功來說,它甚至是有可能會導致身體出現狀況或者疾病的可能性存在。

煉丹道功夫的初期與許多氣功類似,所以難免也會讓練過氣功的大眾覺得兩者其實相差不多,事實上卻是不然,作為一個目標是要讓人的精神獨立出來所設計的功夫,它有更多的操作是為了更深入發覺腦中深層次的功能而設計。  並且在很多方面借用了身體許多區域所可以產生的能量,用來激發大腦的深層功能區,讓舊皮質層的腦區域得到更充分的血液供應,令腦中的深層細胞活化起來,加強神識聯繫與互動以及自我神識的獨立性開發。  也就是說它的操作目標是要讓精神可以脫離肉體,而獨立存在天地宇宙間。  理所當然它所需要用來啟動的能量自是不會太少,而這些能量的來源自然是肉體上各大能量區,然可以供應的全部能量若還有不足處,就需要更進一步的取自宇宙的游離能量用來補充不足之處。  而且為了讓身體更能夠與宇宙能量的同步性提高,操作丹功的另一大項功能就是促使肉身逼近能量化也就是氣化或者虹化的目標前進,以期待最終肉身崩潰時在天年到達的時刻,可以肉體氣化或者虹化變身,讓全身能量與精神體一同提升上去,也就是所謂的得道升仙。

從此中的不同處大家應該可以發現到丹道功夫的不自然之處,也就是丹道之所謂的逆天而行,以此相對比於用來鍛鍊身體,順其自然本來人體的天性,並以健康為主旨的氣功而言,兩者是全然不同的兩種動物。  分析到此目的並不是在批判丹道功夫的是非而是要分辨一下氣練與神煉兩者的分界線出在何處,讓這條線分明清晰之後我們才好理解為什麼練法不同而導致結果不同。 這中間很多細緻條件的種種因素就不再深入條理分別了,只要重點的路線清楚則可。
丹道與氣功

既然分辨了丹道與氣功之間的異同,那麼操作氣功與操作丹道能否與太極拳做一個連結那又是另外一門學問。  當然太極拳作為一種內家拳類別的拳種它也就脫不了與氣功或者丹道扯上關連甚至其他與太極拳同樣並列為內家拳的拳種比如心意拳形意拳八卦掌大成拳意拳等等各自有著不同程度的交集區域可以被人拿出來討論

丹道的特色在於開發神識,而氣功的特色在於運動氣血循環、促進健康。  這兩者的特色用於內家拳種當中有許多必要性的關聯,主要是因為內家拳的鍛鍊除了技巧以外還有其功力的累進。  而這所謂的功力也就是內力這個東西,為了與外家拳有所區分,作為內家拳特色在內家拳力量的運用上,均以盡可能的減少使用肌肉力量為上。  而外家拳的力量使用上,則在關鍵操練肌肉爆發能力,與壯大骨骼相連結起來。  用體能鍛鍊(Physical Training, 簡稱PT)的方法來強化體能與提升體質這些操作鍛鍊做準則,恰是為兩者彼此反差對比而名為內家與外家兩種類別以之區分。

表面上來看氣功的發展有很大的面相與內家拳武術的鍛鍊可以相連結,因為氣功最核心的內運模式可以與內家武術的內運模式相連結起來。  更進一步的取得促進身體健康的同時,也增強功力的目的與效果。  比如氣功的站樁練習,運用來開發氣感與連結氣穴、開通經脈等等。  又或者是類似華陀五禽戲的動功類型,能讓身體在擺動之間產生針對內臟的按摩導引的功能,也是同樣結合氣穴,聯繫經脈以達到聯通經脈的目的。  最終可以利用開通的經脈來內運氣血,促進身體的循環用以保生。  另一方面在武術上而言內運氣血的同時會增加氣血飽滿,最終也達到增加功力的累進速度。  如果想更精準的來設計一系列的動靜功操作,則更能夠用在武術運動上,能讓武術的獨特攻防動作技巧的操作可以配合起來。  內家武術技巧的施展在最大可能範疇中可以不動用太多的肌肉情況下,而得以採用內力的施放方式來輔助內家武術在肌肉力量上的不足之處。

在另外一邊丹道的操練來看,因其特色偏向神識的開發上,自然可以被利用來加強武術上的神識敏感度,以及用神識的強化作用,來加強聯通氣穴並起到累進功力的作用。  更因為神識是隨著心意志的活動而隨時隨地無處不能施展的特性,讓神識的運用在武術訓練上可以把內家拳這種不特意鍛鍊肌肉但卻因為神識的強化特性這種功能運用在可以達到肌肉鍛鍊的目的上(比如放鬆肌肉鍛鍊)。  如此一來神識的運用可以因為那種獨特的專長,隨處並且隨時都讓神識觸遍及到所有,因此讓煉工可以變成是一種二十四小時都在身上的專業性鍛鍊,而不是一般大眾那種有空才練練的業餘性質。  自然長功的速度就會有所提升若是換個角度來看即使不算上長功速度的提升,但是在觸覺上也會有很大的明顯變化,畢竟人的專注度改變了之後,所有的五感都會得更敏銳。  相對來說它的壞處也是明顯的,因為敏感度增加的原故而讓人變得脾氣暴躁,甚至變得思維跳出控制範圍外,因此而精神崩潰的可能也是相對提高。
太極拳與氣功

氣功鍛鍊與一般的運動鍛鍊(PT)兩者同樣都是為了一個目的,它們都是圍繞著身體健康促進身體的生理循環,然後達到排除生理代謝後的雜質,以及有毒物,同時讓身體生長新細胞代替老舊細胞。  從生理上的建樹來說氣功鍛鍊與PT課程的不同處,在於PT課程是讓身體加快代謝促進循環以新替老, 而氣功卻是讓身體鍛鍊從耐氧化開始減緩細胞死亡速度,而朝更進一步的提高細胞抗氧化邁進。  而最終保存身體細胞的壽命,不使新陳代謝速度加快,因為減緩代謝速度的原故所以可以有凍齡抗老的效果。  也就是讓青春永葆的目標同時身體因為細胞壽命拉長代謝變緩慢所以各器官的消耗變緩和也相對的不需要供應太多氧氣到各處去最終就能夠變得壽命延長。  因為細胞的代謝變緩代謝次數減少身體基因開合次數也就會減少下來。

為什麼有人選擇練習氣功而不是做運動,其中有一大半的原因是因為運動時與運動後的身體問題所造成,大多數作為保健衛生的養生型氣功它的運動模式多數不是以提高身體的氧氣消耗以達到鍛鍊肌肉促進新陳代謝為主要活動內容,相反的是養生型氣功的活動內容多數是用減少耗氧型的運動模式,它的操作會減少肌肉的耗氧,提高身體的抗氧化,運動內容多數是採用內臟按摩的動作來讓身體內臟得到內運導引讓血液可以因為外力的壓力得到循環並且同時減少耗氧,耗氧降低的結果就是細胞的抗氧化提高,當細胞不會因為氧化而死亡的時候人體就會得到凍齡的效果。  相對比於PT課程的運動設計專門讓心跳提高,並高效率耗氧的肌肉訓練,會讓骨骼關節摩擦損耗增高,因為肌肉累積大量乳酸的緣故也讓肌肉痠痛不適等等的一些運動副作用,也促使了一部分的大眾群體轉而選擇氣功類型的運動來操作。

太極拳這個運動是相對以動作緩慢並且具有產生氣功效應的運動,這促成了許多想要練習氣功的大眾喜愛選擇練習太極拳。 加上太極拳的緩慢動作模式恰巧又適合年紀大的人用來鍛鍊身體平衡感和重建肌肉控制的模式,所以在練氣功養生的同時鍛鍊小腦對運動平衡感的敏感度與肌肉控制能力的恢復。人類的關節在老化過程中往往會因為退化中的關節所產生的疼痛而讓老年人在生活上產生很多不方便,而因為了趨避這種疼痛,老人通常會改變身體重心來避免某個關節因為受力而發疼,因此身體肌肉使用程度產生了偏頗,某部分肌肉用太多,某部分肌肉用太少,骨骼結構受肌肉牽引,又再造成骨骼結構的不協調或者更甚者產生變形。  而這些問題都可以在練習太極拳當中用放鬆的方式慢慢調整回來,也讓身體結構因練拳而適當重組。 鍛鍊新的肌肉群組與新的用力適應組合模式,用來輔助身體缺陷處所造成的不足。 當身體的用力習慣容易造成重心不穩,進一步在運動中造成了傷害。  因此新的肌肉群組與新的用力適應組合是重組新的習慣的重點鍛鍊項目,在太極拳當中,各種動作的操練,對人體的運動平衡感有著很顯著的效果,這在許多練習個案當中都有驗證。

太極拳與丹道

丹道的鍛鍊在表面上與市面上所推廣的健身與健康等等的大眾益生元素都相類似,但是說到底,太極拳是否與丹道有直接的關聯,這個問題是值得推敲的。  如果我們首先判定太極拳是一種武術,而丹道並非武術,這個時候,如果把丹道與太極拳兩者硬是給黏起來,我們認真的審視這個非武術與武術的結合品會不會帶給人有點怪的感覺?

如果我們承認太極拳始創者是張三豐,而張三豐又是一個以武入道的傳奇人物。  從這個點切入來看結果的話,似乎丹道與太極拳又可以扯上那麼一些模糊的關係。  畢竟傳奇故事中的人物是很神話的,而身為現代人的吾等,對於神話故事中所描述的接受度總是要有所保留。

又如果單純從丹道的修練角度來看,修練丹道無須練習太極拳,而練習其他拳法也一樣可以達到活血運動經絡保衛健身的目的。  綜觀宋朝以降,中國丹道一脈,到目前為止最出名的大概就是全真教派底下流傳下來的各支分枝小派。  而當初的所謂小派,發展至今已嚴然一派大家。  全真教派創始人王重陽真人並沒有傳說與任何太極拳的教授傳習有任何關連,乃至於王重陽真人之後的全真七子,也都沒有傳說與太極拳相關聯。  那麼一來可以藉此佐證看到如今採用太極拳與丹道作連結的作法,也就是近代的丹道習練者所作的一種嘗試,又也許是因為取得效果不錯,所以也就在某些丹道練習者或者道派當中流傳習授。

如果我們硬是要說練習丹道會讓太極拳的武術上有進益,又或者說,練習太極拳會讓丹道成功比率提升,這兩者間似乎又有許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曖昧關聯。  如此一來,讓人阻止不了的聯想是,太極拳的內家心法與道家的練功心法又有多少的相似度?

養生與健康

眾人所追求的養生在市場上有幾個大分類,綜合起來約可以用兩種型態來看待,一種是耗氧型,一種是負氧型。
西方醫學所研究的結果告訴我們,身體幾個循環組合,這些循環組合用來讓身體代謝,替舊換新,把身體所需要的養分,循環供給到細胞所在處,再把細胞所產生的廢物與有毒物質,循環帶走,最後排泄出身體外。  有老化的細胞死亡,就再造新的細胞,有身體部分受傷時,就再造細胞修補,等等。  最終西醫所提倡的養生運動就是按照生理循環的需要,讓身體的代謝循環加速,同時讓細胞更快得到養分的供應,同時也更快的帶走老化死亡的細胞與有毒物質。  如此就會保持身體各器官的活性化,養生與健康就能達成目的。  這種西醫所採用的運動操作就是有氧運動,採用有氧運動的操作就會讓心臟跳動加快,肺活量擴大,呼吸量加大,血液帶氧數升高,進一步因為血液循環家快的緣故,細胞快速得到供氧,也同時加快了細胞老化死亡的速度。  由此種耗氧類型的運動當中我們可以簡單觀察出,細胞耗氧速度加快,則會加快細胞死亡的速度。  當然,新細胞代替老舊細胞的同時也會讓身體感到更有活力,健康指數也會趨向良好。  缺點卻也很明顯,那就是因為細胞加快更新,促使了身體老化速度加快的步調。

相對比於中國古老的養生哲學來說,大多數的養生運動都是屬於負氧型的運動,甚至某些積極的靜功是必須採用閉氣數數乃至於到達胎息的境界。  簡單的解說有關負氧型操作的運動重點在於降低心跳頻率,一般有氧運動是採取提高心跳頻率超過每分鐘一百二十下為基準點,當心跳率超過一百二十的時候,這時候的運動燃燒率最佳,超過一百二十下每分鐘的頻率則容易產生運動傷害,乃至於暈厥或者心肺超負荷的問題導致死亡。  而負氧型運動的操作則是針對心跳保持低於一百下每分鐘的運動,每當身體作運動而引起心跳加速時,則以放緩的動作來保持心跳頻率不至於超過一百下每分鐘。  乃至於有意的因為針對讓心跳頻率下降而專門放緩慢的動作用來操練,有專以此為主而設計的運動就是負氧型運動,這種負氧型運動可以讓運動者每下動作都用放鬆的方法,不斷的放鬆身體肌肉每一個緊張處,這樣子的放鬆是用來讓血管可以有更大容量,用來降低心跳輸出功率,若當血管的容量因為肌肉放鬆而進一步讓血管壁的彈性增加,那麼自然血液可以輕鬆點穿透關節,以及其他身體各處緊張的末梢端,這樣子心跳功率自然可以減少輸出,總體上最終心臟也就因為減少了負擔而得到放鬆。   每一步的放鬆肌肉與筋骨之間的連結處,都會讓身體主要內臟更大的節省功率,這樣子就可以而讓內臟得到適當的休息。  因此心臟可以不用作太多輸出,血液可以傳遞到末梢端,呼吸頻率減緩,主要原因就是身體不再快速消耗血液中的氧氣,也就是說血液中的氧氣可以保持在紅血球當中久一點,而不是迅速的被其他細胞交換消耗掉,當紅血球因為氧氣的保持時間變長,整個身體的紅血球就能夠平均遍布身體的各處角落,如此因為不去燃燒氧氣,細胞也就不容易因為燃燒氧氣而死亡,自然細胞保存時間增長,最終也就降低了新陳代謝的速度。  而在老細胞不死亡又不產生新細胞代替的情況下就產生了在外表的型貌上的凍齡效果,而這也純粹的只是細胞老死的速度減緩而已

凍齡效果所得到的長春不老,它並非是長生不死的概念。  雖然養生的氣功可以得到凍齡效果的功能,但它也並非萬能。  與許多武術上所追求的結果也並不一定就相容。

也就是說,武術所鍛鍊出來的功能可能會導致身體強悍,但卻不一定是健康的,養生氣功的鍛鍊會讓身體減緩老化速度,但也並非能治百病的。  如此類推看丹道的鍛鍊,其目的在於開發神識的功能,也就不一定會讓身體強悍,甚至在一些罕見的案例中所看到的鍛鍊結果,也不一定就會讓身體健康。  很多鍛鍊方法,包括了西方所謂的人體科學所開發出來的科學運動方式,也不是一定就是萬能,往往個人錯誤操作之下,反而遭到運動傷害也是偶爾有所聽聞。

 

 

以上所說的東西林林種種並不統一,也沒有特定的結論,雖論但是不下論斷,總結規則,卻不做評判,因為這些多屬於個人的看法,往往有偏頗之處,因此無法肯定結論也是原因。  主要目的只是想在練習太極拳的這條路上有個宏觀的概念,才不會故步自封。  囉哩八嗦的寫了這麼長一篇,要不是宗佑貼了長篇文在前,我還真有點猶豫,要不要把這篇貼上來。   說穿了底,其實也是我個人想要問的一些問題結果,可是我組織問題的能力可能有點不足的緣故,就變成了這一個超長的問題出來。  如宗佑一直強調的觀點,直指問題的中心,然後解決問題。  相對比下,我就弱了十條街遠。

紐約市立植物園 蓮花池

跟師兄去了一趟植物園  拍攝蓮花池

這趟拍攝蓮花池的主打是白派攝影風  所有照片都是補光加一點七的格式下拍攝
得到的片子都刷白的很整齊
不過拍攝當天太陽很猛烈  想要走柔和路線  卻天不從人願
結果刷白之後的片子  整體來看頗詭異  有種鬼祟感  哈哈
意外的讓我找到一些有用的數據
看來多試驗幾捲後  可以固定下來這個風格
紐約市立植物園
紐約市立植物園
植物園裡頭有各蓮花池  上面這張是正常顏色的片子
下面的走白派風格  就普遍刷白了
蓮蓬與蓮葉
蓮蓬與蓮葉
蓮蓬雙響
蓮蓬雙響

 

蓮葉隨風
蓮葉隨風

 

蜻蜓與蓮葉
蜻蜓與蓮葉
最近這幾張片子拍攝的實驗數據都會使用在計畫中的項目
期待最終作品的結果會是如願以償的方式落幕

				

太極拳運動與太極的關係

 

 

太極拳之所以名為「太極拳」,根據比較近代的歷史紀錄與傳聞來看,開始於楊祿蟬進入北京城旗營教習之後由於前清親王的一首詩中所讚譽之詞而得來「太極拳」一名。

 

實則在此之前的太極拳並沒有一固定名稱,很多時候則以俗稱為綿拳、軟拳、化拳或者黏拳而謂之。 楊祿蟬在尚未去北京之前在自己家鄉永年縣教習太極拳術之時就自稱為綿拳而不稱太極拳。 所以說太極拳在楊祿蟬之後才被廣稱之為太極拳,此一說法在有針對性的考據裏面來看,是十分接近於史實。

 

現有的近代太極拳大師所著述的太極拳書,當中最古早者當尊王宗岳,著名的太極拳拳譜王宗岳所著的「太極拳論」一書,是由武禹襄所提供,而在武禹襄之前也不稱太極拳為太極拳,常被稱之為內家拳、內家綿拳、內家長拳或者以某某架(長拳架子)呼之。 在著名的王征南墓誌銘上所講,王征南所習練者為內家拳而不稱之太極拳,王征南是王宗岳所傳內家拳的南傳分枝傳承者。 在其他的文章中多數也支持王宗岳是內家拳傳承者此一說,只不過傳授時間有所分岐,各種不同版本流傳坊間。 有說是明朝萬歷年間之人,有說清朝乾隆年間之人。 太極拳在尚未傳入陳家溝之前,有著名太極拳師「蔣發」,而在蔣發之前的太極拳也沒有紀錄發現其人所習練的拳術已經被普遍稱為『太極拳』, 在此同時代的紀錄中卻普遍稱之『內家拳』,而被人們所寫的傳紀所記載。

 

關於近代的太極拳傳承的脈絡有明確紀錄者,多數追朔至蔣發為止。 蔣發之前的太極拳傳承,種種說法與傳說等等則多有時間點又或者人物的分歧。 蔣發之後的太極拳名家就多有紀錄可查詢,也可以清晰區分其中差異等等。 因此太極拳有文字紀錄可清楚考究的傳承脈絡者,應該自蔣發開始直到今日為止。 一來可確保其傳承正統性,二來其完整的歷史背景與資料本身可信賴的品質,用以相對比於把創始人上推至張三豐云云不用太過分析也已經知曉其間的差異如何。 如果把這兩段歷史資料兩相對比,一者多屬於傳說性質而另一者則是有根據可考。 想這兩者間很明顯的就能分出誰優誰劣的趨勢下,不難做出合理的選擇。

 

雖然把断代的時間停在於蔣發的紀年,這種方式並不是一種正確做法。 但這樣子確實可以用來更清楚的看見今日之太極拳它的直系傳承之間的因果關係,並以此用來確認,還有肯定一些針對太極拳名稱上的岐異。 這樣一來,大家就可以更容易的了解到其實「太極拳」與「太極」,這兩者有著什麼樣的關係可以互動而聯繫起來。

 

對習練太極拳的人來說,大概都知道太極拳是一種「圓」的運動,而更確切的說法是太極拳是一種「圓弧」的運動,也就是說它是一種走半圓形規律而運動起來的拳法。 所有太極拳練習者都會在做太極拳「起勢」這個動作的時候,發現當左右腳分開的那瞬間,左右腳的重量因為身體的重心偏移時而體驗到一種一邊輕一邊重的覺受。 而這個一輕一重的感覺也就是太極拳的拳路力量根本由來。 此「輕重」亦奠基了太極拳運動理論當中的拳勢運動以及結構發力等等,所謂太極拳勢上與眾不同的根本思路。 我們甚至可以據此來認定太極拳運動的一切法則,都圍繞著這一輕一重的生理結構定律而運作起來。 除此之外的太極拳,若單以拳法動作架式與其他家不同拳種相對比的話也不外如是而已。

 

我們再從抽象的層次來看太極拳運動,宇宙中所有活動都有正反兩面而正反面的字面定義「正」、「反」這一詞又可以使用「陰」、「陽」兩個字所代替。 比用「正反」或者「輕重」這類型的字詞而更勝一籌者,是因為「陰陽」一詞對比於正反或者輕重一詞,它更具抽象意義。 因此它可以在不同模式下被廣泛的多重層次的重覆套用,而無須被字詞的本來定義所綑綁。 也就因為「陰陽」這一詞本身有著各種優點,所以它被用來逐漸的代替了各種二元論化的詞句比如「正反」、「 輕重」、「曲直」等等。 總其成的來說「輕重」、「 圓弧」 、「陰陽」 就成為太極拳運動的三個基本要素,而此三者也大約覆蓋了太極拳的運動泰半內容以及其運動範圍。

 

但是如果我們再反過來用歸納法來檢驗此三者的話「輕重」、「圓弧」、「陰陽」 它們又可能跟一切人體所能夠做出的各種肢體運動模式,都能被套用納入其中。 從此角度來看,如果兩者之間的基礎點相似度大到可以被歸納而等同起來的話。 那老實講,太極拳又何必與其他長拳類的拳法區分而單獨另開出一門太極拳呢? 果如是的話,那我們今日所練習的太極拳也不如就且稱之為某某長拳,或者某某散手,再者是某某連拳也可。

 

如從此角度看來,「太極拳」本身跟「太極」這個字詞可以說是一毛錢關係都不太扯得上。 乃至於說「太極」是否真有實際意義作用於太極拳運動上,這件事是一個頗值得我們再三玩味的問題。

 

若我們從市場角度來看「太極拳」確實是一個很好的名字。 可以說它是一個挺能夠搶佔市場的好名字,因為它勝在足夠大氣以及它這個字詞很有宇宙性的特質。 兼具神祕感還有它大面積的文化覆蓋性,但凡中國人與外國人都好。 大家都會在「太極」這兩個字當中所代表的一切文化面之下的東西而被降伏。

 

當時的內家拳已演變到時至今日,我們可以看到的結果就是,陳清平一支所傳的內家拳變成了現在的「趙堡太極」,陳長興一支所傳的內家拳就變成了「陳氏太極」,楊祿蟬一支所傳的變成「楊氏太極」,乃至於普遍再傳的其他分支如「武氏太極」、「郝氏太極」、「孫氏太極」等等。 自蔣發所傳以下至之於 陳清平、陳長興、楊祿蟬、武禹襄、郝為真、孫祿堂等等。 今日所耳熟能詳的太極拳名家前輩們,都是隨順從流的順著太極拳這個名義下大舉進發。 不可諱言的是今日「太極拳」的習練者們,都是當日太極拳先輩們決定把原本古代定義的「內家綿拳」改名稱為近代定義的「太極拳」之下的受益人。

 

 

 

 

 

 

 

 

 

 

太極拳的沾黏連隨

今天教練教我們練習太極拳的  隨 字

太極拳訣裡頭 常常聽到這四個字 沾黏連隨

大致上來說 沾字 指得是 搭手一敷蓋在對手身上時 就不令敵脫離自己的手所控制

黏字 在運用上多數是讓對手無法輕易的脫出被沾住的那一點上  好似黏膠一般不會被甩脫

連字 比較複雜 技擊中連拳的手法繁複 簡單來說也是組合拳的一種 通過聽勁而了解敵手的反應之後  設計組合出連打的圈套一環套一環的連接起來  說得比較廣義些的話 那就是一種兵法學

今天教練說到 隨字  

整體來說這是比較高深一個課題  隨 聽起來很容易 做起來 卻一點也不簡單

如果只是單純的做到 敵進我退 敵退我隨 這樣子的話 那就聽起來簡單些

可是光只是這樣 你又如何去細緻的了解到敵手的優點與缺點在哪裏呢?

所以能夠觀察敵手 還要能夠copy敵手的一切外形與內在運動等等細節

這樣子 才稱之為  隨

教練打了個比喻說  這好比兩個人在跳舞 如果一個人光顧著自己要怎樣跳 那這支舞就肯定跳得不好  所以兩個人互相配合著跳  就能夠取長補短的把優點突出把缺點補起來  這是一種很優勢的技擊概念  把敵手的優點突出來而避開 或者 化開來  

然後再把敵手的缺點用自己的優點給補進去之後填起來  順勢而為 因勢利導

太極拳的技擊之道  並不在於能把敵手給發出去  而是在於能夠發覺敵手與自己兩者間的契合與岐異之處  然後再放在 掤擠捋按 的平台上來運作一番